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浙江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17:57:1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浙江白癜风医院,海南白癜风危害,周宁白癜风医院,得白癜风挺长时间了还能治好吗,甘肃儿童白癜风,缙云白癜风医院,北京看白癜风哪间医院效果好

原标题:飞行员遇“黑飞”身亡获赔百余万

曾是空军战机飞行员的赵新宇,退伍后在鄂尔多斯一家公司继续从事飞行工作。两年前的一天,他在安徽搭乘了一架由美国人杰森·雷德驾驶的小型飞机,在飞行约500米后,飞机突然倾斜,随后坠地起火,二人当场死亡。经调查,本起事故属于一起典型的“黑飞”事件。事后,赵新宇的家人将飞机所有者北京乔海公司、实施飞行的河南乔治公司及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伟诉至法院索赔。近日,北京市三中院对这起北京首例民用航空器损害责任纠纷案件进行了宣判。

职业飞行员假期体验飞行

1979年出生的赵新宇曾在部队服役,是一名空军飞行员。退伍后,他前往了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通用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工作,继续自己的飞行生涯。经过一系列的严格考核,赵新宇拿到了由中国民航颁发的商用飞行执照。

2007年,赵新宇和妻子结婚,两年后,二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母女二人没有跟着赵新宇到内蒙古,而是选择在广西桂林生活。2015年“五一”前夕,赵新宇向公司请假,打算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可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4月29日到了河南周口。河南乔治公司的工作人员接待了赵新宇并为其安排了住宿。

恰巧的是,不久前,乔治公司从美国请来的工作人员杰森·雷德也刚刚到达周口。原来,杰森·雷德也是一名飞行员,与赵新宇一见如故,相聊甚欢。

5月2日,杰森·雷德接到通知,要求他将公司一架小型飞机从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飞回周口。一天后,赵新宇跟随杰森·雷德及河南乔治公司工作人员一起驾车,从周口到达了飞机的停放地。

坠机酿悲剧调查认定“黑飞”

2015年5月3日,在为飞机加油后,杰森·雷德和赵新宇一起进入飞机。起飞后,在向南飞行约500米,飞行高度约20米的情况下,飞机突然左倾,随即在濉溪县开发区金桂西路中段坠地燃起大火。事故导致杰森·雷德、赵新宇二人当场身亡。

据了解,事发飞机的型号为CH750HD,是一架两人座轻型运动飞机,其零部件均由国外进口,并在2013年7月至2014年初在北京乔海公司完成装配。此后,飞机被运至江苏乔治海茵茨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完成地面测试及飞行试验。直到事发前一个月,飞机才被运到了河南乔治公司。因为一家测绘公司有意购买这类型号飞机,乔治公司这才找人驾驶飞机飞到淮北市濉溪县,供测绘公司考察。

民用航空管理部门调查后得出结论称,本次事故坠毁的航空器未取得中国民航的适航证、国籍登记证和民用航空器电台执照,飞行活动未向军、民航空管部门申报,而美国人杰森·雷德也未取得中国民航飞行执照或执照认可函,系一起非法飞行的通用航空一般飞行事故,也就是俗称的“黑飞”事故。因此,相关部门对北京乔海公司处以了10万元的行政处罚。

三被告侵权家属索赔胜诉

赵新宇的家属认为,北京乔海公司、河南乔治公司及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者美国人陈伟等三被告,在明知涉事飞机未取得经营许可,不具备从事航空活动资格,且未申请空域、未取得适航证等证明,在不具备适航状态的情况下,由陈伟指令、北京乔海公司及河南乔治公司组织实施并使用该飞机进行非法飞行,造成飞行事故,导致赵新宇在事故中丧生,使原告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及精神痛苦,索赔各项损失182万元。

去年12月13日,该案一审在密云法院开审。庭上三被告辩称,虽然对涉事飞机坠落经过无异议,但赵新宇明知该次飞行系“黑飞”,属违法行为,仍上机飞行,应自行承担相应的责任。此外,杰森·雷德对飞机坠落也负有责任,故应减轻被告的侵权责任。

密云法院审理认为,本案是一起由非法飞行而引发的事故,驾驶员杰森·雷德未取得中国民航飞行执照或执照认可函,乘坐该飞机的赵新宇在飞行事故中死亡,飞机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北京乔海公司作为该航空器的所有者,河南乔治公司作为此次飞行活动的参与实施者,均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陈伟虽然是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行为应视为职务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其代表的公司承受。

法院一审判决,北京乔海公司、河南乔治公司赔偿原告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43万余元。

不服提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一审宣判后,北京乔海公司、河南乔治公司提出上诉。日前,该案在北京市三中院二审开庭,陈伟本人及赵新宇的家属均到庭参加了庭审。

庭上,两家公司认为赵新宇自身存在一定过错,应当承担本次事故的部分责任,一审法院并未划分责任,而是直接判定公司承担全部责任,属于认定事实有误。“赵新宇是持有飞行执照的专业飞行员,他明知是‘黑飞’,也知道杰森·雷德没有中国飞行执照,飞行危险较大,但依然选择乘坐,因此对损害发生也有过错。”

“没有人‘绑架’赵新宇上机,他是想了解这个飞机的性能才坐上去的,即便我们担责也不应该承担全部责任。”陈伟在法庭上表示。赵新宇家属一方则表示,民航部门已对该事故做了科学和客观的调查,并且有专家的鉴定结论。“报告结论非常清晰地阐明了事故发生的经过和原因,包括何人应该担责。其中明确了事故与赵新宇毫无关系,而是与飞机没有产品合格证、没有飞行许可、飞机驾驶员没有执照有关系,因此损失理应由对方承担。”

法庭经短暂合议后,当庭对本案进行了宣判。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系高度危险作业引发的损害,依法应适用无过错原则。鉴于航空器本身和飞行行为固有的危险性,即使赵新宇存在过错,但两家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过错与损害结果的发生有因果关系,亦不能证明损害是受害人故意所造成,因此不具备免责事由。最终,北京市三中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现状

“黑飞”普遍市民慎坐

宣判后,本案法官胡新华向北京晨报记者表示,本案是北京首例民用航空器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不同于从事运输行为而引发的空难类索赔案件,本案是由航空器本身造成的,是典型的高度危险作业引起的事故。”胡新华解释说,在高温、高速、高压等情况下进行作业,被称之为高度危险作业,如果经营者未经相关部门许可,会进一步加大作业的危险系数。

北京法学会航空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起淮律师表示,目前我国“黑飞”情况很普遍。“这种情况的发生确实与我国申报飞行的要求相对复杂有关,航空公司运营的成本比较高,往往想着挣一笔是一笔,从而冒险‘黑飞’。”张起淮称,现在一些小型飞机往往是从国外进口零件,在国内进行组装,很难拿到应有的适航证和合格证。“一旦被查到‘黑飞’,民航部门会对航空公司处以2万元至20万元的处罚,如果危害公共安全甚至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张起淮称,现在很多航空公司靠打“擦边球”为生,打着飞行体验的旗号,招聘一个飞行员,带几个旅客上天,这是不合法的。“作为普通百姓,基本上没有能力了解飞机是不是有民航部门颁发的适航证,是不是经过空管局批准,驾驶人的飞行执照是真是假。”因此,张起淮建议市民不要轻易乘坐此类飞机。

(责编:谷妍、邓楠)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看白癜风哪间医院疗效好